不透光的透镜

【WE. START. FROM. HERE】

接前篇。
cp叶黄王喻,其他待定
这章只有两句话王喻,就不打tag了
垃圾文笔,ooc一大坨,请自行避雷


—壹—
 

然而在国/家队全体成员除了叶修和黄少天之外都起床并洗漱好吃完早饭之后,叶修和黄少天还是没有从房间里出来。但是房间里的情况却比之前有所不同。


黄少天从醒来到开始思考并且不敢起来到放弃思考并且再次睡着共用时三分之一个小时左右。叶修则在放弃思考并听到身后传来的轻鼾声之后准备起床。“不可能是沐橙,也不可能是楚云秀,”他想着,“那是谁呢…  …”轻轻转过身来,目光落在了睡眠中的人身上。


中国宾馆标配的纯白被子只有一个角盖住了人的肚子和重要部位,从白白的脖子一路向下都是暧昧不清的吻痕和牙印,手脚都不安分的乱放,睫毛还一颤一颤的,浅棕色的短发也乱七八糟。


平日里吵吵嚷嚷缠着他PKPK的剑圣大大黄少天就这样毫无戒备地躺在自己身边睡着了。


感情哥这是把剑圣大大睡了吗。


叶修感觉自己的眼皮跳了跳,他已经能大概想象出被老魏知道自己把他的宝贝徒弟办了之后的下场了。他轻手轻脚地穿上裤子起床到洗手间洗了把脸,门铃声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壹点贰—


就在按门铃的几分钟,前站在门外的喻文州还一脸纠结。诸如“少天和叶修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晚还不起来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能出来吗去苏黎世的航班改成今天晚上了我到底我到底要不要按门铃如果叶修对少天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我该怎么办”之类像妈妈担心交了男朋友的女儿第一次在男朋友家过夜一样的弹幕在喻文州的脑海里快速闪过,对事件进行假设并作出处理方案的速度不亚于柯南。看人永远不要只看外表,心脏的内心活动是十分丰富的。


但是内心活动再丰富也没有什么用了。在房门打开的时候喻文州只觉得自己眼睛疼。叶修脸上还挂着水,赤/裸的上半身把黄少天昨晚印下的深深牙印和几个凌乱的吻/痕暴露无遗,由于离房门比较近,所以连掉在地上的两个套/子的包装都看得清清楚楚,露出来的床铺上还有黄少天的脚。


喻文州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喊一句扫黄。


—壹點叁—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腰好痛痛痛痛痛痛痛!”


可是我们亲爱的蓝雨副队长黄少天同志偏偏在这时候醒了,并喊出了声。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壹點肆—


事情是这样的。


黄少天再次醒来后坐起来时发现腰有点不对劲。


然后他就十分响亮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但是他完全忘了几十分钟前自己还在思考什么,担心什么。


然后他就听到了他和蔼可亲的喻队长的声音。


—壹點伍—


“叶领队,去苏黎世的航班改成今天晚上了,一到那边就要准备比赛,是不是应该稍微收敛一下那方面的事?”


“老叶?原来那个躺我旁边的是老叶?收敛那方面?什么那方面?哪方面哪方面哪方面?”黄少天懵了,在心里嘀咕着。


但是这份懵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一低头,就看到了自己身上的一片狼藉。


都看到满身的红痕了,就算再直的直男都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还没等他开始炸,门口就再次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文州,哥向你道歉,哥错了,哥不该这样对少天大大,哥对不起蓝雨对不起联盟,你可千万不要告诉老魏啊,哥会被他剁碎了喂兴欣门口那条哈巴狗的。”这个是叶修的声音。



“叶领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就好。少天之后还得拜托你呢。杰希还在房间等我,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们。”这个是喻文州的声音。



—壹點陸—

exmexmexm?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队友爱呢爱呢爱呢爱呢?队长你也知道我都人家被这样那样了你还不维护我不维护也就算了还不打扰我们不打扰我们干嘛?还一口一个王大眼王大眼的谈恋爱就可以乱撒狗粮吗可以吗可以吗?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为什么我有一种被卖了的感觉? 


黄少天彻底炸了,炸成了天边那一朵绚丽的张佳乐)不是。



—壹點柒—


叶修关上房门,深吸一口气。其实对于刚才喻文州说的话他并不是很明朗。


像什么少天以后还要拜托你之类的话。


—壹點八—


最后叶修还是好好的安抚了一下剑圣大大爆炸的情绪。

毕竟是多年的好兄弟,更何况之后还得好好相处,安慰的结果也无非就是答应黄少天随时随地都可以找他PK——





哪有那么简单。


还要请他去G市最好的早茶厅吃早茶。


“要点小笼包叉烧包干蒸烧卖蛋挞虾饺桂花糕肠粉流沙包艇仔粥糯米鸡马蹄糕榴莲酥蒸排骨豉汁凤爪山竹牛肉球牛百叶黑椒牛仔骨萝卜糕还有balabalabalabala… …而且老叶你不能吃还要看着我吃完我再考虑要不要原谅你。”这是黄少天的原话。


叶修觉得,在想要获取少天大大的谅解之前,自己也许要先获得自己可怜的钱包的谅解。







——TBC

第一章依旧短小(っ˘̩╭╮˘̩)っ
下一章我会尽力写长点的)

评论(1)

热度(72)